<th id="1r55p"></th>

<track id="1r55p"><big id="1r55p"><th id="1r55p"></th></big></track>

      <address id="1r55p"><noframes id="1r55p">

      <track id="1r55p"></track>

      新浪微博新浪微博騰訊微博騰訊微博 登錄|注冊 收藏|在線留言|網站地圖

      景運通官網!深圳硅膠制品廠,觀瀾硅膠制品廠,硅膠產品加工廠

      景運通專業生產硅膠制品大型廠商公司配有模具部 / 出板迅速 / 模具品種齊全

      全國服務熱線138-2358-7049
      景運通——專業生產硅膠制品大型廠商
      當前位置:首頁 » 景運通資訊 » 行業動態 » 讀后感:俞敏洪演講實錄之創業與投資

      讀后感:俞敏洪演講實錄之創業與投資

      文章出處:網責任編輯:作者:人氣:-發表時間:2015-08-21 15:12:00【

      讀完俞敏洪老師的演講之后,小編有一種如題灌頂的感覺,然后一遍遍重復看了三遍,決定把這篇文章轉載分享,讓更多的朋友能夠看到,這是一篇非常有價值的文章,希望看的人認真去品味:


      新東方董事長、洪泰基金創始人俞敏洪在最近一段時間里頻談創投,8月19日又在洪泰創新空間·Azure與洪泰創新空間創始人王勝江及創業者進行了現場交流并分享了自己的一部分創投心得。對于創業者,俞敏洪結合自己在新東方的創業經歷及之后對風投行業的關注給出了幾點建議:

      對于創業團隊,誰是leader一定要有清楚的概念,需要有對問題的最終話語權,“大家可以參與決策,但是民主集中制一定要有”。團隊在主打概念之外,一定要把背后的大的商業邏輯想清楚。Leader要為企業制定出理想、目標、價值觀,而不要過于信口開河。比如最早新東方曾考慮過投資超級課程表,但因為余佳文的一句話,讓自己立即決定放棄了項目跟蹤,這就是最近引起波瀾的那句“明年拿出一個億利潤給團隊進行分配”。

      而對于投資者,在投資一個創業團隊的時候一定要給管理層再次設定未來發展空間的股權,設定好實用的動態股權調整方案。

      以下為俞敏洪演講實錄:

      非常感謝大家來到洪泰創新空間來交流,我不知道怎么弄的,自己就成了青年創業導師。這個背后的一個含義就是“你已經老了,自己創不了業了,告訴別人怎么創業”。我們過去的二三十年的經歷給現在的移動互聯網使用的話,有可能起反作用,不一定指導大家。但是不管什么時代,想成功、出色,想為自己多賺錢,順便把事業做得轟轟烈烈的心態不會變的,尤其是在座的男生。

      這次去非洲去給我最大的印象就是男生好孤獨,因為每個走散的動物,羚羊到野牛到獅子,我發現全是公的,幾乎沒有母的。因為大自然的現象,為了物種的健康發展,公的動物之間永遠是競爭的,一只取勝的公的可以帶一群母的,公的生下成年的小的一定會被趕出去,別的群眾不接受,只能孤獨地生活。男人也是這樣。男人沒有中庸的選擇,中庸的選擇的男人,一輩子都是被人視而不見的是男人。

      人類取勝的方法很多,男人要在在一個領域勝利,你在縣城里面下圍棋是第一名就勝利了,男人要找到一個點,至少在一群人之間是老大,沒有別的選擇。所以,你要是生活不行、家庭不行、事業不行。這樣的男的,典型的一輩子就是窩囊廢,沒有別人喜歡你。當然可能你剛好娶了一個好女人,這個女人喜歡你,但是不太容易發生。所以我想說,其實人生沒有別的選擇,你必須在某個地方出色,我們創業的過程,其實就是為了讓自己出色的過程。我并不是說女孩子就不要奮斗了。女孩子的奮斗可能不像男的一樣,非在某個領域要出色才能引人矚目,才能把自信立起來,可能稍微緩和一點,但是現在這個時代男的自己都養不活,怎么養活你,所以女孩子要自立自強。

      大家都覺得特別不容易,每個時代都一樣,古代也一樣。其實人生是一個你不得不奮斗的過程,應該是這么一個結論?,F在大家看我,應該算是一個成功者,什么都不干也可以。但是我發現什么都不干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原因是人做事情很像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比如說新東方現在發展得還不錯,今年大概能完成20%的增長。教育領域這么激烈的情況下,要保持這個過程是挺難的。你們創業者知道,要從客戶那里掏出一分錢是的多困難。即使這樣,如果新東方倒閉了,垮掉了,大家馬上會反應過來。這個企業是你創立起來,最后做沒了?它跟你的個人成敗生死連在一起了?,F在我為什么做創投?其實是逃避的過程,新東方早晚有問題,在它有問題之前我已經轉型了。

      我希望能成為創業圈最有眼光的投資者,所以現在不管是什么項目都拼命投,占0.1%我也投,如果騰訊,?阿里巴巴他們小的時候,我占了0.1%,人們不會問我占了多少,大家會說我是阿里巴巴的投資者??墒俏覜]有眼光,當時馬云沒有比我有錢的時候,我想他這個小個子,干嗎給他投資啊。我也跟特別成功的投資家聊天,怎么投項目,基本上不是眼光的問題,基上是撞的能力。尤其是天使,比如說看趨勢,這個商業是不是符合趨勢,有沒有競爭力,看這個人本身到底是不是具備創業和發展的核心能力。那么也會看最后調動資源,有多少資源跟你配置。

      我現在做創投時間一年不到,當然真正投資是四五年時間,但原來是我給別人錢,創新工廠的時候就是股東,但他們投什么項目根本不告訴我,一點參與感都沒有?,F在做洪泰,我覺得很有參與感,這個項目我說投就投,我說不投,你再用色來誘惑我就不投。我有這種感覺在里面就很好,這里面其實對我來說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對于自己的目前狀態的分析認可以后,重新定位的問題。我現在自己做一個創業項目真的不太容易做出來了。尤其是跟高科技相關的,盡管有很多資源。

      而且不管你有多少資源,你沒有年輕人的腦袋,做事情敏感力沒有。所以我決定現在動用我的資源,為年輕人服務。一個是錢的資源,不僅僅是我個人的錢,我個人的錢幾個項目就沒有了,周圍的朋友都相信我。我說我瞎投了,他們說沒關系你就瞎投去吧。一個是社會資源。包括了各種企業家資源,政府資源,還有品牌資源,這些都是社會資源,能幫助年輕人一點,就幫一點。再一個就是真正在一起干事的人脈資源,我們做洪泰基金,王勝江做洪泰創新空間,都是資源結合。

      坦率地說,我們年輕的時候做事情,某種意義上失敗是常態,成功是在不斷地積累下不斷地努力的結果。不斷地改變自己的風格、為人處事等。而且有時候可能是,你抓的前面的商業機會可能不是真正的商業機會,要經過后來的篩選,創業的過程像我們做創業投資的過程。有兩個項目活下來就一定賺錢,這個比例是20%的比例就能掙錢。幾十倍、上百倍的增值。所以我們愿意投入,然后進行輔導,讓盡可能多的人成功。如果不成功,你這個人合適,你做新項目我們再繼續給你投。

      剛開始投聚美優品,就是這樣投出來的。定項目失敗了,后來做第二個項目,聚美優品,陳歐。我記得陳歐這個孩子人還是比較不錯的。他跟徐老師說,我把你的錢在新的投資增加占一個股份吧,后來增加了一點錢,覺得這個人品不錯所以你愿意做新公司,我們會跟你合作。這個大家一起就發財了。所以我說創業的過程,也是一個不斷地嘗試的過程。所以有時候開玩笑說,我做新東方一次就成功了,這件事情對我及其不利。因為你成功了,抓住這個不放,你身邊的很多機會錯過了。為什么我做創投,這樣我會關注到別的機會和發展。否則的話,你一心在新東方,對新的眼界就越來越少。新東方到現在還算成功,但是要轉型做別的事情,這是我的感覺。

      再回過頭來說,馬云之所以能做到阿里巴巴,是因為他前面幾次創業都不太成功。阿里巴巴是馬云做的第五個公司,馬云跟我條件比較相似,我們都是英語出生的,高考三年。我考北大,他到杭州師范學院,從長相到智商都是有差距的。馬云因為創業的不斷地摸索,有了更敏感的商業敏銳性,更加不怕失敗,更加不斷地拓展自己的過程。他第一個也做外語培訓班,第一班20人,三年以后還是20的人。我第一個班也是30人,三年之后是5千人。所以他最后終于發現,用互聯網的方式為商家服務,這是一個出路。他剛開始做這個事情也是一個模糊的形式,不知道能不能真正成功。馬云只要覺得大概能夠做。給人講的時候,會有一個大的激情告訴別人是非成不可的事情。他們說前面四個沒有成功,為什么說第五個一定能成功。

      他說正是因為這樣四個沒有成功,所以第五個才能成功。后來不管是天貓、淘寶、支付寶都是后來出現的商業模式,最初做了一個簡單的模式,我想把中國的這些公司放到我的網站上,讓別人看到,是最初的阿里巴巴,到香港上市的時候,那一塊,最后的估估值也是兩百億港幣的估值。這是為什么馬云后來要從香港退市,并且把所有的之前的打在一起到美國上市,最后兩千億的美元的估值。200億港幣相當于30億美金。阿里巴巴到香港上市都不如新東方高,香港是50億美金,但是現在新東方還是50億美金。其實這幾年我看馬云看著新東方眼紅,我想怎么樣把50億變成500億。后來我發現,我的生意腦袋不如馬云,其次是教育領域,都是個性化的,一個家庭一個孩子提供必須成功的教育模式。所以形成了典型的人與人之間必須深度接觸的緊密的接觸。

      這個定義一旦出現的時候,沒有辦法群體所以說到教育領域。也有做教育創業的人,到現在為止,至少兩年時間,想要顛覆新東方的教育模式,已經說的想顛覆的100家,沒有說的至少上千家了移動互聯網以來,傳統的培訓機構會被顛覆掉,但是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家把培訓機構顛覆掉,所以教育領域是比較復雜的領域,我不斷地鼓勵大家進入教育領域進行探索。新東方個人和洪泰的公司已經投了100多家了。其中20家沒了但是我還在投,我覺得這里面可能卻變成未來真正的顛覆者。你必須有的決心。后來我發現新東方要自我顛覆幾乎沒有太大的可能性。一個大公司的自我顛覆意味著你要把所有的既得利益者顛覆,我說新東方有些課程必須上線,我們的地面的人覺得不能上線,我的既得利益沒有了。有很多的障礙。

      我現在做的某種意義上再次創業,另類突破的概念,一個人發展的過程是不斷地顛覆自己的過程,不斷地創新的過程。所以我現在講新東方怎么樣從50億美金的公司變成500億的公司。有人說俞老師簡單,你從美國退市,到中國上市,最后你變成差不多500億了。我算了一下真的是這樣。我曾經動過這樣的腦子,在中國的上市的教育公司全通教育的市值,股災之后跌到最低點,依然能夠到市盈率100倍到200倍。新東方在美國的市盈率只有17倍,你變成170倍,就變成500億美金了。新東方到中國上市,所有的估值都覺得2500億人民幣,回到中國來的話。后來我發現用這種資本的手段自以為自己很值錢,好像不太對。雖然新東方會拆分一些分支回來中國上市,但主體還是要在美國,在美國如果真從50億到500億美金。那個是大牛,那個時候我再拿回來就是5000億了。人就是不斷挑戰自己,推動發展,這個過程可能有成功有失敗。但是一個想通了的人最后的失敗,可能對你無所謂的。重要的是你在這個過程中是不是一點點積累進步,一點點成長。

      這個東西非常非常重要從創業本身來說,幾個要點要注意,第一個要點,我特別看,所有的創業者打的都是概念,實際上,你一定要把背后的一整套的大邏輯想清楚,就是我做這件事情,從商業模式上最終能不能走通,因為有的時候,有可能會走不通,比如說現在在教育行業中間,有幾個軟件APP,背后都是1億5千萬的用戶,但是最后怎么變現。我們常常說可以變現,但是在有些領域確實比較困難。所以這個大邏輯要想通,一定要找這個領域的專家來問,現在有人問,說俞老師現在最后可以到1000萬人,他說自然會有賺錢的機會,我說不行,你得想你加入有了做什么。那個時候時代變了,人家花錢的模式不一樣。盡管可以狂想,我覺得一開始想清楚更好一點。這是一開始,你做起點,不管是什么樣的模式,到最后能讓這個公司程序發展的唯一辦法。時間長了以后,就是你的收入和利潤是不是實實在在的。

      就像我現在在中國能上新三板,但是2500家是死公司,上去一分錢融不到,你說到新三板可以到主板,可以無縫對接,但是你要知道中國這樣的主板公司,要求你有三年利潤和收入記錄,這是中國股市的基本特色,你上的主板之后不賺錢,你到股市騙老百姓的錢,最后會死得更慘。所以這個角度上說,你前面三四年不賺錢,這個沒有問題,但是最后要有慢慢的商業模式。我們現在大部分的創業者,做不到滴滴和快滴一樣的燒錢。馬化騰說有一次差點把滴滴退了,每天燒4千萬的人民幣。投資者太大了,停掉了幾億美金沒有了。就燒掉了。最后有一天兩個人合在一起,說燒不起了,合作一起干吧。對大部分的創業公司來說,你不可能有這個錢這么燒,不可能最后兩家合在一起。所以這一次股災以后,實際上,已經我碰到十幾家的創業公司說俞老師沒錢了,能不能投資我一點。我說兩個月以前給你們這么多錢,怎么沒有了。說沒有想到有股災。估值不是原來的估值了,拿不到錢了,有的公司是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員工的工資發不下去了,創業公司一個月就上來,一上來就前功盡棄了。所以不管你們能不能融到錢要從長計議,小心花錢。所以我覺得大家在洪泰創新空間創業非常好,比你自己做空間省錢,盡管我們一個工位一千多塊錢一個月,但是相對省錢,像這樣的會議空間,運動空間是可以對應的。我自己投的公司在拼命放到洪泰創新空間來,因為這樣比放在新東方合算。

      第二個就是最怕的是,一下子做創業以后,拿到錢以后,覺得我有錢了這種感覺,離有錢遠得很。大多數公司是死在C輪的。發現每個月的花費上千萬,幾千萬的人民幣,后來看商業模式的時候,突然不看好了,覺得不值那么多錢,最后發錢的時候猶豫了。一個公司每個月要花幾千萬的時候,要縮小到幾百萬,難度很大的。員工補助就是幾千萬。我在三年前投的一家公司,A輪進去的。到B輪的時候估值3億美金。到C輪突然發現上不去了。大家都在猶豫。那種我創業一定可以成功的感覺,員工將近1千人了。我們所有的股東在一起他們覺得沒有辦法,不管怎么樣就是要裁員,先把業務,非主營業務,非核心業務裁掉。光裁幾百個員工就打了很多場官司。如果理性的話,錢可以多花幾年。

      我給大家的建議,就算你拿到投資者的錢,要理性的花錢。有時候說我們要花錢強占市場的話,最后就完蛋了,這個聽起來有道理,但是實際上如果你真的做好模式、好商品的話,這個市場不會丟的。如果你做爛東西,最后沒有辦法,占一點市場就是一點,東西好的情況下,是對的。小米做到今天,是因為雷軍對質量典型地一絲不茍。小米不管是電視還是手環,那些東西能帶來多少收入,還是單機打,追求極致,依然是做到極致的境界,比快速強市場的更重要。這件事情本身的邏輯才是成立的。

      第三個要素對大家特別重要的是我們的團隊。反正我現在處理最多的就是創業者的團隊問題。團隊問題主要的矛盾主要來自與幾個方面,到底誰更資助,誰也搞不清楚誰作主,這個團隊有問題的。大家說你們做新東方怎么沒有問題。大家說徐小平他們也有貢獻,但是他們是基于我一個人在中國干了四年的情況下。我很自然,再窩囊也是頭。因為一個頭在這兒最后一個頭有最終的話語權,大家可以參與決策,但是民主集中制一定要有。

      第二個,團隊打架,剛開始的時候,股份分配差不多,過了一段時間,有的人投入精力大,有的人出的主意多。有的人投的錢拿股份之后,參與的錢少,最后大家慢慢不平衡了。有人說我這么累,有人不干什么,拿得錢差不多。最后就不對頭了。這里面涉及到一個問題,要么一方主動提出來,我這個不如你努力,把我的股份給你一些。這樣可以大家一起發展。要么大家一起來討論我們之間怎么弄。這個事情再大度,不去解決都不行。我告訴大家要進行動態設計,什么叫動態設計,如果你們每人有30%的股份。

      第二年設計出來一個方案,我們30%的股權中間,我們每年要增發30%。比如說現在有1千萬股,每年增發300萬股。增發給誰,最主要的核心空間到年底評判,誰出的力氣多。如果那么結果認可是我俞敏洪多。大家評判一下是不是300萬給我,這些我在公司就是提升到了50%,我愿意繼續干下去。這個是討論的過程。真的特重要。到現在為止,我看了很多,大家干活不平衡,最后散伙的,我看了很多。關鍵是最后還有互相拆臺。出去的那波人出去創業的時候,非要把前面的那波人整死的感覺。徐小平他們出去非要把我整死的話,那就不好了。他們真這樣干的話,大家最后就很難受了。實際上大家分頭干的話,背后一起鼓勵和支持就感覺好。這個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第三件事情就是大家要記住,在投資者,你們開始融資,投資者競輪的時候,一定要給管理層再次設定未來發展空間的股權。如果進來的時候,假如說你是一個創始人,占了100%。我進來投資了,你占30%,未來我們涉及到一個問題,你們團隊的成員股份怎么來。如果你給管理團隊一起分配,有的創始人說我80%,再拿出15%給未來的團隊,這個問題就解決了。因為這樣可以支撐兩三年。也有創始人說,我們必須這樣,你看上的是我這個人,我們共同找團隊,我們能不能共同稀釋出15%的股份來給團隊。也有投資人會答應。但是一上來要說好,不說好就怕投資者和創始人有矛盾了?;旧鲜莾蓴【銈?。第一個是投資者有矛盾了。創始人后續的拿到的資金可能會很小。因為是投資界是同通的。大家會打聽,如果我說你一點誠信沒有,就沒有人投你了。投資者是沒有辦法的。你把公司玩沒了就沒了,我們沒有辦法把你追回來。這里面涉及到找投資者,有時候不是光看錢,有時候錢少一點,你知道這個投資者對你有幫助。像我這樣的人。我對錢不太在乎。我愿意幫助你,我不太計較。

      每個人有個性缺陷,你犯點毛病很正常。在新東方跟我干的人,我都能容忍。斤斤計較的投資者要特別小心。因為我也看過不少的創新中心最后跟投資者打架,這是非常重要的。把這幾個關系理好以后,最后無論如何你想要創業,你是第一把手,最后要變成領袖人物,就是一定要在這個公司說話算數,為這個公司制定理想、目標、價值觀,如果沒有這些指導的話。只是說跟著我干,你們以后可以變成億萬富翁,這個不管用,有時候有負面影響,余佳文不是這個概念嗎,當時新東方是很想投的。就是他一句話,我告訴新東方投資團說我們不要找了,再看兩年。這一句話就是,我明年一定要拿出一個億的紅利,一個億的利潤,讓我們的團隊進行分配,讓他們開心一把,我覺得這個不太靠譜,吹牛的感覺。

      你要考慮投資者的心情。我給你那么多錢,賺錢以后自己先分掉,公司怎么發展。一個公司連商業模式都沒有的創業公司,第二年拿一億紅利分配,這個從商業看來,馬云、馬化騰都不敢說。這個東西跟新東方有關系覺得整體上,這個腦子和感覺還是不錯的。還是等等。沒想到,周鴻一首先發難了,是他的天使投資人,說這個不太對,說話不算數啊。我不是說余佳文不好,也不是說創新周末科技不好,投資者一定要該鼓勵鼓勵該激勵要激勵,方式也要對。你任何時候都不能讓團隊感覺到你耍他們,只要創業人與人有矛盾,任何一點不對進的時候,就要聊天喝茶,心里的話不說出來,不散伙。不能老是避著,有意見不說忍著絕對不行。你沒有發現,吵架的夫妻生活得更好。因為大家有話就直說,你沒有發現從來不吵架的夫妻離婚率最厲害。我不是鼓勵團隊吵架,你作為第一領導人,要有坦誠和直接的風格,不一定個性是這樣的。

      我的個性是對任何人的的任何錯誤可以容忍。我覺得這個人干活不太好,算了吧,我還會出現另外一種現象,命名我對他有意見,還會說干得不錯。我覺得我本來是把他叫進來,批評他的比如說王勝江哪個地方不好,假如說王勝江干得錯了,其實心里有蠻多的意見。突然有一天說,你這個不合格,必須把你開除了。結果最后,我的手下的人,有幾個跟我打架很厲害,說俞老師你上個禮拜說我干得不錯,你現在說我不好開除我。你可以剛開始說我哪里不好,我可以改正。你首先這個老大沒有當好,領導沒有當好,其三,我覺得這個人很陰險。你平時對我那么好,所以平時你不做好就有問題,如果是第一把手,如果是CEO,如果是董事長,沒有商量的余地。

      底下有問題就講這幾年我學會了,如果我發現手下小事上有問題,我會說你下次要改正。如果你覺得不是這樣的,你可以辯論。第二次,我還會找談,我一般可以容忍到第五次,小毛病也不該計較,但是中間有大毛病,我覺得你這個崗位上不行了。平時告訴你應該怎么做,我們互相溝通,底下的團隊也應該跟領導說,有氣不說,我在新東方也遇到了這樣的情況。因為王強、徐小平他們是我的大學同學,他們沒有把我當成CEO,絕對是有話直說,有時候他們有氣會直接去我家,那一瓶啤酒從10點罵我到半夜,罵完我走了,我生氣了還得睡覺。那幾年,他們罵我,我吃了無數片的安眠藥,睡不著。

      但是后來,徐小平他們做創業投資去了。因為那是更家輕松和展現自己的人。后來上來的一批人是比我年輕10年的人。我組織新的核心團隊,我說請大家提意見。他們說俞老師,你說什么就是什么,你經驗比我們豐富,你把著新東方的大船,你怎么說我們怎么干。我說要你們干什么,俞老師我們干活的,你挺完美的沒有什么意見。就是一個感覺,你是我們的老師,覺得新東方挺好的。我深刻體會到,中國古代的皇帝為什么犯罪。像唐太宗能干好就是因為有魏征,魏征說你殺了我一輩子的英明就毀了,不殺我就可以罵你。但是你一輩子能碰到幾個魏征,所以我開始培養。新東方的人的批評意識,今天這個會如果你們不能就新東方的、我的戰略、能力,新東方的布局,不提出一些出血的建議,不一針見血的話,我這個會就不散,我不會把你們怎么樣。新東方現在這幫小年輕,他們比我年輕十幾歲的人,現在罵起我來,發現罵我之后一點后果就沒有,他們就開始罵了。我知道他們想什么就做相應的布局,這樣大家就開心了。人活不就是活一個暢快的氣嗎?所以千萬不要有意見不說,有利益不提,什么都可以提。除了你想要他的女朋友不太好說以外,什么都好說。

      就是形成一個開放的氛圍。所以新東方到現在為止,大部分人,他們對我的尊敬比我對他們的尊敬更多,很少能感覺到上下級的關系。包括我跟盛希泰的合作,跟王勝江的合作,大家沒有上下級的關系,就是有意見大家說出來。就是說你需要我去你就跟我說。不說的話,我半年沒來洪泰創新空間,你下面說,俞老師還算主人,半年都不來看看大家。就有意見還不如說直接讓我來。如果不去的話,是不是要拋棄我了。就來一趟吧。所以好多事情就解決了。跟投資者的關系,股份關系,創業者的目標,基本的走向做好了,創業就可以成功。因為時間關系就講這么多。謝謝大家。

      相關資訊

      <th id="1r55p"></th>

      <track id="1r55p"><big id="1r55p"><th id="1r55p"></th></big></track>

          <address id="1r55p"><noframes id="1r55p">

          <track id="1r55p"></track>
          亚洲乱码中文字幕小综合